恢復村莊往日安穩祥和的狀況

雙楓鼎矗,哨望村落駐,適意風吐。撰志無言,虛越春秋,枝繁葉茂依舊。風雲掠過輕頷首,問道是,明煙清露。意念初,綢緞拂袖,掩映半山晨霧。思過青蔥歲月,落花撒院屋,泥瓦增釉。燕舞鶯歌,雀躍蟬棲,樹鼠黃蜂同宿。牛欄牌奶粉相生自在春秋賦,恁暗憶,鉞輪超度。意境遷,山峻森幽,難覓故蔭風物。題記 疏影

村裡又有人被黃蜂蟄傷。最近接二連三地出現黃蜂蟄人事件,攪得整個村莊人心惶惶,擔心不知在什麼時間,什麼地點,黃蜂也會降臨到自己頭上,看著被蟄傷的人因疼痛而扭曲的表情,覺得自己正在承受著被蜂蟄過的苦痛和腫傷。從這時候起大家變得小心翼翼,不問天氣狀況怎樣,出門之前得先找一頂草帽或鬥蓬扣在頭頂避免受傷,這起不大不小的事件,已經引起村民的驚慌。一群不知從什麼地方飛來的黃蜂,開始攪亂村裡平靜的生活,為消除隱患,只有先搜尋到蜂巢的準確位置,並將它們一舉搗毀,打消村民惶恐心理讓人安心生活,才能恢復村莊往日安穩祥和的狀況audio cables

擔心自己隨時會遭到黃蜂襲擊,走路的時候大家就在留意周圍的情況,部分村民已經注意到從頭上飛過的黃蜂,便開始追尋它們的行蹤,通過觀察黃蜂的飛行路徑,已推斷出蜂巢的大概位置,就在村莊後面的兩棵楓樹樹叢中,究竟是藏身在哪一棵上面,還須近距離觀測才能確認。可是在春夏時節濃綠盡染,大地山川連成蔥綠一片,清風吹拂綠意漣漣,楓樹就溶身在綠波里面,滿目清綠竟無從分辨。楓樹同時也是飛鳥昆蟲的家園,喜鵲相逢廝守眷戀,蝴蝶輕盈飛舞其間,齊聚樹叢共用空間,百蟲飛舞是非難辯。黃蜂把蜂巢築在樹冠層蔭間,被層層枝葉遮蓋包裹起來,平時利用楓樹遮避風和雨,也阻斷行人視線,很難發現有它的存在,導致多人被蟄傷卻不知蜂從何降,樹冠就是它們最好的屏障。

我對這兩棵楓樹的最初印象,從能感知到外界事物存在的那時候起,它們就已經在生活中呈現,到底村莊與楓樹是誰在先卻無人知曉,無據可尋,這對大家來說已無關緊要,沒有誰去理會和考究。只是平時在不經意間一扭頭,它們就會矗立在眼前。自然的風景,烘托相襯的場面,相映生輝早成和諧畫卷,生活之中已成習慣。夏日蔥郁挺撥的身軀,金秋枯黃飛舞的落葉,寒冬光禿挺立的樹幹,春天枝頭新吐的嫩綠,年復一年在村莊後面轉換。不過更深地記憶卻是來至於從心底裡面對它們由衷的敬畏感,因為每年春天,村莊裡面的一些小孩莫明其妙地就會患上皮膚病,身上出現許多紅腫的小疙瘩,當地習慣稱之為風蛋(風團),應屬在花粉傳播時引起的皮膚感染。大人便把它遷怒至楓樹頭上,認為是它們給村莊帶來這種不祥的症狀,為此警告村裡的小孩,不要往楓樹邊上靠,以免身體受到它的感染。耳邊聆聽的教誨,身體瘙癢的感受,心理產生對楓樹的恐懼,每年都有小孩子的皮膚因此而受到感染,這種畏懼在心裡就一直存在內心無法消除NuHart

記得有一次大夥在附近砍柴的時候,為這兩棵樹到底有多粗大家開始爭論起來,其實很想知道的結果,就是想看一看這兩棵樹需要幾個人牽手才能夠合圍得過來。相互慫勇相互推諉可是誰也不肯上前,畢竟心裡還是擔心此舉會引起皮膚過敏,在沒辦法的情況下,中間有人提議,誰要是有膽量用手去擁抱這兩棵樹,今天就不用砍柴,只管坐地休息,他們的柴禾由另外的人共同承擔,且必須從中抽取最好的來給他們作為補償。重賞之下還真有勇夫,當中有幾個膽量較大的,甘願挺身犯險,作出大膽嘗試。經他們親身驗證得知:較大的一棵樹四個同伴沒能合圍過來,另一棵他們竭力伸展手臂才勉強合攏。

蜂巢被發現的消息很快在村莊裡傳開,村民放下手中事情駐足觀望,正在玩耍的同伴這時停止打鬧,在遠處睜大眼睛朝楓樹方向張望。在綠葉樹枝縫隙中間搜尋,這時候身邊一個夥伴發出尖叫,想必他已瞧見蜂巢,同伴順著他手指的位置瞅過去,先後發現其準確的方位,我所看見的總是眼前撐立的兩把綠色巨傘,怎麼瞅也未穿透樹叢鎖定蜂巢所在。已經有幾人趕到楓樹跟前去查看情況,在好奇心驅使下,我們一群玩伴也朝那個地方飛奔過去。站在楓樹底下,順著樹幹透過枝葉往上看,發現樹冠中有一個象篩子形狀的物體,隱隱地掛在樹枝上面,想必那應該就是蜂巢。黃蜂借助樹蔭作為遮擋,搭造出自己相對隱秘的家園,難怪蟄傷多人卻未被察覺,黃蜂選擇的位置的確不錯,是一個相對安全的地方,卻害慘了村民鄉親。

村裡的人陸陸續續地跑來觀看,大樹底下已聚集不少人,先是好奇地抬頭望望樹頂情況,接著是你看我,我看你,尋思著能搗毀蜂巢的辦法,火攻煙熏當然是最佳解決方式,只因懸掛位置太高不太好辦,夠得著它才是解決問題的關鍵。牛欄牌回收幾個成年男子試圖挑戰這次任務,商議之後便想出了解決辦法,他們從家裡帶來麻繩樓梯煤油鐵絲所需物件,並就地砍掉幾根竹子作為伸長的挑杆。做好防護措施後就開始行動,他們把兩個樓梯先連接固定起來,送其中一人至楓樹的第一層樹枝,再借助繩索套爬到較高的位置等候,準備在此處點火並負責調整竹子向上延伸的方向。再把幾根竹子用鐵絲連接固定,煤油瓶纏繞一些破布綁在竹子頂端,另外的幾個人就在樹底下扶著竹子一點一點向上延伸,反復折騰多次後,終於抵達蜂巢的位置,驅離開黃蜂後開始用杆直接捅向蜂巢,把它成功從樹枝上戳離,就在樹叢間跌跌撞撞之後墜墜落到地面。事後曾聽他們談起鍋裡焦黃蜂蛹的無比脆香,嘖嘖發聲垂涎直淌,可不知什麼原因,總覺得心裡有一絲悵惘,牽掛綠葉叢中那一簇焦黃,直到來年綠葉綻放,心中糾結才平復如常。g-suite cardinal

春雷輕輕喚醒正沉眠的楓樹,春雨催生著樹木進行新一圈年輪擴張,春風拂起兀嶙的枝條,輕悄地吐出歲月新綠,釋放著春意綿綿,清萼點點舒展變成綠葉片片,生機再現活力重現,肌體依然健康茁壯。大雁這時北返再尋覓舊園,在此繁衍生息世代相傳,喜鵲新到卻吱呀不斷,在楓樹叢中開創出來一片天,沉寂了很長時間的松鼠,這時候也冒出機靈的腦袋在樹上東張西望,在兩棵楓樹之間上下奔波不知疲倦地來回往返,鸚鵡在樹叢輕聲嘀咕,斑鳩在樹間親切呼喚,月影朦朧時夜鶯纏綿,寂靜時刻頭鷹在專注顧盼,捕捉老鼠青蛙銜來就成盤中餐。百鳥在樹林間歡愉高唱,蟲蠅在樹冠中長曲短調愜意委婉,和風樹葉在沙沙聲中清吟纏綿,春之聲舞曲在樹叢中再次合演。春意清綠春光無垠,夏雨洗滌濃綠盡染,一分春色,一分釋然,流淌在翠屏中間,一分慪意,一分悠然。

隨季節更迭的到來,空氣中蘊含的水分含量趨減,氣候變得比較乾燥,樹杆輸送能量萎縮,葉片的青莖漸漸變白,楓樹釋放完金秋最後一分綠後,楓葉就因水分供給不足開始一點點地泛黃。沒過幾天時間,墨綠山崗就披上一襲秋黃,蕭颯的時節到來,楓樹這時卻又顯現出獨具的景象。順著崎嶇山路前往,拐過錯疊的山崗,抬起頭來遠方眺望,在黛山白霧間,隱約閃現出一點黃,忽隱忽藏,似如茫茫大海中的塔燈,在為旅途導航在指引方向。欣然前行探身凝望,覺似燭光在前方搖曳,點亮沉寂行程的心燈。慢慢接近火苗愈旺,似兩把火炬在空中雄雄燃燒,在天地間釋放火焰的光茫,瑟瑟秋風中感知它吞吐的熱量。轉眼之間卻變成一對橙黃巨傘展現在面前,它們緊緊依偎,似輕煙凝目扶肩呢喃,似風中扶持雨中相牽,更似歲月相守星月相攙,相生春秋共度流年。楓樹完全展現在面前,靜靜觀望眼前的秋風畫卷,如蒼黃的布幔懸掛在村後的山巒,半壁山崖便被遮隱在裡面,樹冠之下卻層綠依然,蒼翠森林和斑斕楓樹相映山川,不問這一幕是綠葉襯托出黃冠還是楓葉點綴了群山。

楓樹斜坡下的村落是我生活過的小村莊,四周被群山環繞,目之所極處就是一道道山梁,交通交流很不方便,對大山外面的情況知之甚少,以為大山就是世界,世界就是大山,生活在沉靜環境中。偶爾曾聽大人說起過,他在對外面的人介紹自己居住地時,連比帶畫不勝其詳,卻讓人雲山聽得霧罩不知所往。想了一想,靈機一動指便道明行進方向,順著道路向前走,莫須打聽,不用四望,至到眼前看見兩棵大楓樹,在它們下面有個小山村,就是抵達目的地,我們居住的村莊。依他所言前行,果然順利到達我們所住的地方,這以後就成為村裡人介紹居住地時普遍採用的辦法。有次和鄰村夥伴玩耍時,詢問我家住在什麼地方,信手一指還能望得見的兩棵楓樹,樹下面的村莊就是我的家。雖已時隔多年,猶記得自己曾經說過的這句話,那兩棵楓樹下面的村莊,是我生長的地方,它是我的家鄉。

沉靜在叢林之中,沉醉在斑斕金秋,佇立在陽光雨露下,聆聽著枝葉寒喧,凝目在天空,觀摩著飛黃片片,思緒在躍動,追隨著落葉輕曼。在濃濃秋意地感召下,被曼妙飛舞的楓葉所牽引,金秋氣氛所浸染。陣陣秋風襲來,風來就婆娑,是葉與枝最後在分離訴說,風勁也婆娑,扯斷枝葉間的遊絲細紐,風走還婆娑,帶著楓葉在空中盤旋飛舞。開始只有零星葉片從樹枝上脫落,隨著深秋時節的到來,葉莖枯萎速度正在加快,楓葉從碧綠點黃到黃綠相間,最後枯黃仿佛就在一夜間,滿目楓葉正紛紛飄落,在漫無目的地隨風亂舞,空中幾次翻騰幾次飛旋,最後消無聲息地散落在地面,整個村莊都被落葉所渲染。在青瓦溝壑間,片片飛黃點釉;前屋後院裡,滿地落絮飛舞;枯黃隱在金穗間,是豐收喜悅還是時光思愁;徑淌的河流,帶走落花的旅途能走多久。在古楓面前,看飛絮飄飄,揣摩葉落之處是根之所系,還是落葉紛飛徑直飄遠。在小村莊前,任思緒綿綿,隨風,隨葉,隨時光一起轉。

秋風蕩盡樹冠中最後一片楓葉,遮掩的峭壁這時嶙峋凸現,掩映的樅杉仍綠意盎然。八字鵠雁,急切奔南,燕行鶯序,舉家南遷。在深秋時節,枝頭突然傳來鴇鳥嘶慘,攪得大家心緒不甯,讓人心中惴惴不安,是在給片片楓葉指明歸根路徑,還是真有幽冥化身前來召喚。沒過幾天時間,村裡面做出重大決定,要把兩棵楓樹和另外一棵不知名的大樹一起砍掉,作為架設村莊橋樑的準備基金。也許是因為小河兩岸的村民,在夏季飽受洪災之苦,牛欄牌問題奶粉到冬季還要承受趟河之寒,才促使村委會下定決心籌措資金來解決村民過河難的問題。這三棵不知經歷多少年風霜的古樹,即將從視線消失從生活中消逝,它們的餘生就只剩下為砍伐做準備的這一點點的時間。

深秋的一個清晨,一行數十人帶著板斧拉鋸朝正朝楓樹方向邁步前往,它們生命的最後時刻已經到來。這時候隱約聽見有人呼喊:這些樹可是村莊的鎮村之寶,千萬不能砍掉,不然村莊的龍脈就會劫斷,到時候全村後悔都已來不及。是距離太遠聽不見還是聲音太小沒聽見,也許是當作沒聽見,也許是真的沒聽見。私底下也許有人在悄悄議論這事,也許有人為之扼腕歎息。凡是在村裡居住的人,不論時間長短,不管是年長年幼,這些樹一直伴隨在大大譜兒身邊見證成長,共同度過流年時光。真要動手去砍掉它們,心裡難舍的情感的確牽動心腸。在這個清涼的秋天,一分傷感,一分糾纏,這三棵樹將被砍掉已經在所難免,一分岑寂,一分愴然。

又是一年深秋至,漫步在街燈之下,聆聽風卷梧桐的沙沙聲響,凝眸著落葉紛飛在空中無序飄蕩,幾經折騰幾次翻滾落到水泥地面上。隨著風的節奏飄零,順著雨水流徑流浪,在高低錯落的城市森林裡,在交錯如織的大街小巷中,尋求到歸根大地的土壤,葉在飄根在愴,人在途心在惘。追隨落葉的足跡,打量著葉片飛黃,思緒已飛向遠方,牽引到家鄉,楓樹下麵的小村莊。依然記得,在殘存的樹蔸上,每年都發育出倔強的苗秧,泥土之下根莖生命依舊頑強,在根系交錯的地面上,小小楓樹正在次第生長,可浮現在眼前的總是昔日盎然生機景象。不知記憶中的村莊,現在楓樹是否成林,身材有多高,體格有多壯。

秋風吹瘦地上挺撥的樹木,攪動得樹枝日漸蕭條枝杆削長,攜走落葉在風雨之中飄蕩。舊日的楓樹雖早已從視線裡消亡,可楓影仍在意念之中搖晃,楓葉還在思緒當中飛揚。楓景雖不在,景象卻已在無數回憶回味中蘊藏,在深秋時節,在記憶深處,楓樹照樣茁壯,蟲鳥依然在清唱,片片楓葉含笑,片片楓葉飛黃,飄在胸腔,飄在村莊,飄在家鄉,在燃情的歲月裡,在塵封的記憶中飄蕩。

後記 就在大樹被砍伐後的一兩年,統計古樹名錄的工作小組開始在各個地方摸底尋訪。抵達我所在的村莊時,當被問及本村是否還有留存古木時,只能面面相覷。除兩棵扶不上榜的歪脖柳尚還健在,能俯視名錄的古木卻已抱憾消亡。針對全國古樹損毀情況,沒過多久,保護古木的法規出臺,在全國範圍內開始對古樹採取保護性措施。
[PR]



by yiziqin | 2013-10-10 13:20 | 牛欄牌奶粉

花園裡處了五顏六色的花
by yiziqin

カテゴリ

全体
牛欄牌奶粉
記事
未分類

メモ帳

最新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ライフログ

検索

タグ

ブログパーツ

最新の記事

我知道你不曾離開
at 2015-05-22 11:01
只是尋求一個擁抱而已
at 2015-04-13 12:00
我等著你
at 2015-01-29 17:29
仿佛聽到怪樹林嗚咽的聲音
at 2014-10-15 16:39
大氣卻不乏成熟的韻味
at 2014-08-08 11:52

外部リンク

ファン

記事ランキング

ブログジャンル

画像一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