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年 01月 ( 1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十日隴上之行的最後一站

人說在清朗乾爽的風天,傍晚時分,在山腳下能聽見沙子嗚嗚的鳴響。伴著月牙泉汩汩的水聲,這鳴沙山就是沙漠中的音樂之城。

血紅的夕陽隱去山後,天空純金一般爍亮。鳴沙山從塵埃中靜靜顯露,眼前一片混沌的金黃。天低了地窄了原野消失大海沉沒,惟有這座凝固的沙山,如同宇宙洪荒時代的巨型雕塑,矗立於塔克拉瑪干沙漠的起點或盡頭。

也許最初的創造只是出於一場無意的遊戲。千古寂寞,Nokia Lumia 保護殼朔風把大山和岩石揉成沙礫;然後又把白灼的細沙重新捏成一座山岩當鳴沙山成為鳴沙山時,它已是一群雄健而威武的西北漢子,壯碩的臉膛上刻著重重的深邃而俊俏的線條。綿延的山脊如一道鋒利的刀刃,挎於腰間,舉過頭頂。曾在夢裡見過許多回的鳴沙山,在這一刻卻忽然變得不那麼真實曾有過千姿百態的想像,可就沒想到,一座沙子聚成的山,居然能聚得如此剛硬棱角分明。

那沙子是如何一粒粒匯攏堆積聚合又渾然一體地升高壯大呢?

我讀不懂鳴沙山。

脫去鞋襪。光腳走上沙丘。沙極細且柔軟,有一種溫熱的暖意,從腳跟緩緩升起。沿著山脊上坡,瘦削的山頂如地平線在遠天呼喚。沙中的腳窩很深,卻不必擔心會陷落,沙窩似有彈性,席夢思般地托著,起起伏伏沉沉浮浮,跳著即興而隨意的舞蹈,在自己身後扔下一長串盪逸的腳印,是沙漠之舟……

忽然恍悟,沙山原來還很溫柔。

沙山的溫情別有一種表達的方式。天下也許再不會有比鳴沙山更坦率的山了它從來沒有外衣也沒有包裝,沒有樹林,沒有青苔,只有金沙連著銀??沙,一無遮攔地舖陳開去清洗冷氣,裸露的身體無需任何一點覆蓋,從從容容地展示著它優美的體態和曲線。坦坦蕩盪,清清白白,冷峻中含有幾分柔韌,野性中有幾分羞澀,從春到冬,永遠敞開胸懷,呵護著來往西域的路人。我驚異,我惶惑,我讀不懂鳴沙山的性別。

夕陽已完全沉落。月亮從大漠盡頭悄悄升起。沉浸在月色中的鳴沙山,如海上漂流的冰峰,煙籠霧繞,白璧無瑕。沙峰之頂,更加仙山瓊樓,難以企及。回望身後,沙坡筆陡如削,四壁懸空。果然有降落傘的旅遊服務,可以在山坡上迎風一躍,降落到海綿般的沙谷中去。

月色迷茫,星星深遠。亙古大漠,冷峻寂然。有淒涼的風,從沙底一絲絲透出來。那個時刻,我相信永恆。Hong Kong SEO company

也許是風。是風之手,在人們歇息之時,撫平了沙海的每一道印痕;又將沙子驅回它們原來的位置,將它們重新凝聚,重新整合,重新磨礪。每日每日,風都這樣不知疲倦地完成著它手中不朽的雕塑。當人們發現風兒揉捏了再造了沙山時,風已飄然而去。沙之聚,有自由的風之手。那麼人心呢?人心之聚,更如八面來風;若是一盤散沙,解鈴還需繫鈴人風聚沙,便是一個順其自然,循序漸進的演變之途。想必是,當風參透沙的心,風的需要成為沙子的需要時,沙子就自己走動起來,舞蹈起來,最後完成它的屹立。
[PR]



by yiziqin | 2012-01-19 14:46

花園裡處了五顏六色的花
by yiziqin

カテゴリ

全体
牛欄牌奶粉
記事
未分類

メモ帳

最新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ライフログ

検索

タグ

ブログパーツ

最新の記事

我知道你不曾離開
at 2015-05-22 11:01
只是尋求一個擁抱而已
at 2015-04-13 12:00
我等著你
at 2015-01-29 17:29
仿佛聽到怪樹林嗚咽的聲音
at 2014-10-15 16:39
大氣卻不乏成熟的韻味
at 2014-08-08 11:52

外部リンク

ファン

記事ランキング

ブログジャンル

画像一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