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年 05月 ( 3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童年的颜色

  久居都市,已經極少見到原生態的動物了。偶爾,那些靈性的小調皮們,還是會觸動我感性的思維,試著記錄下來,讓童趣多幾份爛漫的顏色。
  三四月份的時候,媽媽會把壹些雞蛋放在壹個大大的盒子裏,在火炕上,蓋上厚厚的被子,準備孵化小雞了。孵化需要多久的時間已經不記得了。只記得小成立海外公司雞們快要破殼而出的時候,是最令人振奮的時刻。那個個溫暖的雞蛋,會先是出現壹個小小的洞,然後,壹點點地變大變大,裏面的小雞濕濕的毛,蜷縮壹團,還帶著點點的腥紅,終於從蛋殼中鉆了出來。。親眼看到壹個嶄新的小生命破殼而出,是件很激動的事情。小雞們軟軟的,柔弱地挪動縮在盒子裏,怯怯地叫著,讓人禁不住要把它們捧在手心裏.......之後,會學著媽媽的樣子,抓來壹把小米粒,撒在盒子裏,看它們稚嫩地用小嘴兒壹個壹個地啄著,嬌艷的黃,壹朵壹朵的,象壹片片稚菊花。等再稍微大些時,就會把小雞們放養在院子裏,看它們嘰嘰喳喳地聚在壹起,象是要開什麽重要會議壹樣,沒完沒了地叫著,聽上去卻不讓人心煩,很是有趣。
  
  夏天裏,趕著成群的鵝們到山坡上吃草。壹路上,特別喜歡看這些憨憨的鵝們,壹搖壹晃地走著,扭著肥厚的身子,象壹個個懷孕的小媳婦兒。它們聽話地任我指揮,排成壹溜長隊,遠遠看上去,很是美觀。偶爾,我會心血來潮發壞壹下,猛地捉住其中壹只,擒著鵝的細長的脖子,扛到了肩膀上,嚇的它會撲楞撲楞地掙紮。到了地頭上,它們會興奮地嘎嘎嘎地響亮地叫著,俯下胖胖的身體,貪婪地用扁扁的嘴巴啃著綠綠的青草。喳喳喳,壹聲壹聲,聽起來是那麽過癮,那麽富有快感。在鵝的眼裏,青草就象我們人類愛吃的大魚大肉壹樣美味吧。我會入迷地欣賞著它們的吃相,看那片片青草慢慢從鵝們那長長的脖子裏壹段段下滑,饞的自己都有點流口水,甚至幻想:辦公室傢俱要是能變成壹只鵝該有多好呵。
  
  吃飽後的鵝,要去河裏洗澡的。它們會在清清的河水裏嬉戲,交歡,潔白的翅膀不停地扇動著,大大小小的水花濺在我的身上,讓我迫不及待地跳進河裏,與它們不停地打著水仗,鵝們還是會害羞地叫著,逃避著,兩只結紅的掌,使勁在水裏劃動著,煞是養眼。
  
  餵鵝工作結束後,會順便采集壹大筐青草,帶回家去餵小兔子。八只小兔正在鐵絲籠子裏嗷嗷待哺。它們壹看到我,會興奮地跳來竄去,擺弄著長長的大耳朵,轉動著寶石樣的紅眼睛,齜著乖巧的三瓣嘴,探出籠子,呋呋呋地低叫著,用青草去招惹壹下,它們快速地咬住,拼命地往籠子裏拽呵拽呵......於是,打開籠門,把它們的大餐統統扔了進去,最喜歡看兔子們快速蠕動著小嘴兒吃草的表情,至今還清楚地記著當時的想法:這個世界上,澳門旅遊還有比它們吃飯快的動物麽/
  小兔個性獨立,但有時會很黏人,怕孤單。所以,吃好飯的兔子要出來放風。看著它們歡快地在院子裏蹦跳,有的跑到墻角找壹根幹凈的木棒磨牙;有的專心致誌地用嘴洗著腳趾;有的啥都不做,就在院子裏撒花兒,白白的毛兒,絨絨的,軟軟的,抱在懷裏的感覺好舒服呵......
  
  秋季來臨,會忙壞了那些平日裏壹直懶散的驢子,騾子,黃牛們。驢子的個子壹般小於騾子,不能讓它們背重重的東西,壹架藤蘿編的筐放在它那並不強壯的身體上,壹聲“得兒駕”,小驢子便立起毛茸茸的大耳朵,毫不含糊地往前跑;相比之下,騾子的命就苦了些,不僅要驢重東西,還要在農田裏埋下頭來,認真地拉犁,稍微不留神,嚴肅的小皮鞭就尖銳地甩在了光光的屁股上,騾子的幹勁就更實足了;只有淳樸的黃牛們,天生的壹副憨相,壹直能贏得主人的寬容,任它永遠不緊不慢地,低調地在肥沃的地裏,來回奔赴,眨著安祥的大眼睛,到地頭時,會如釋重負地牟牟叫幾聲,遠處,也會傳來同伴們理解的回音......

  冬日裏,喜歡在壹個陽光明媚的中午,跳到豬圈裏,看母豬和它的豬仔們(現在肯定不跳了,會嫌棄臭臭的味道),十幾只小豬仔,在我的撫弄下,壹字排開,且是肩並肩,小豬蹄壹只壹只地搭在同伴們的身上,乖乖地躺在地上。把它們的小肚子翻的舒舒服服的,輕輕地用手撓它們的小肚皮,豬仔們便會發出哼哼唧唧的聲音,那是它們對我的愛撫的壹種回應,那神態,那表情,那動作,可愛死了,很象特殊的豬仔儀仗隊哎。只不過,成員們的衣服還是有差異的,花的白,花的黑,看上去有那麽壹點點的不整齊。小豬仔們不願意醒來,英文中學就那樣壹溜兒睡著睡著,也不管豬媽媽正在仰著豐滿的大肚子,支撐著十幾個粉紅的大乳頭焦急地等著孩子們的唝親。就那樣自我陶醉在豬豬的睡姿裏,連滿豬圈裏的堆堆的糞土味,在當時的記憶裏,都充滿了親切的味道。
  
  前段時間,聽娘家鄰居的嬸兒說,家裏的母豬又下仔了,下了十四個。很想帶寶貝回去,讓這個城市裏長大的嬌女女去感受壹下濃郁的鄉村氣息,找壹下當年她媽媽的那份快樂的情懷。
[PR]



by yiziqin | 2014-05-22 12:00 | 記事

時間與壹切相遇了

今日因事登的陸山。此陸山非廬山,盡管也是不識真面目,盡管也是身在此山中,但終歸不同。廬山沒有我的親戚,只有風景。

壹踏進院子,感覺這個院子遽然變小,從院墻根到房檐幾步便走盡了。曾記得這個院子挺大啊,夠我們若幹個孩童來回追逐戲耍。禁不住問姨夫,是不是院子有所變動?姨夫回話沒有,就連院墻也未曾動過。驚奇環顧,自然是沒有變動的,那斑駁的墻頭依稀還有兒時惡意破壞的痕跡,只是自己不相信眼前的變化罷了。聽見我問,幾個同來的親戚也有同感,ipad 保護套再聽見姨夫的回話,我們都有些希噓,院子沒變,大概是我們長大了。原來在記憶中也存在相對論,這種感覺不妙。
e0240800_17514590.jpg

記得那時候,這個院子有兩棵梨樹,樹好高好大,眼前這個院子應該是盛不下的,但是,那兩棵梨樹確確實實存在過。我們幾個都砸吧著嘴,都能回憶起那梨子的香甜,那個味道,假不了。為了能吃到幾個香甜的梨子,間隔幾天,我們就要不惜勞苦,爬上山來,纏著姨夫打幾個梨子吃,盡管梨子還未熟透,姨夫卻總是拗不過我們,拿根兒長竹竿,打下幾個來,然後笑著壹頓呵斥,我們便爭相撿起梨子,嬉笑著奔下山去。如今,兩棵梨樹的地方,壹邊是壹株冬青,壹邊是壹棵松樹,冬青枝冠渾圓,松枝粗放剛勁,均不失雅觀,但我心裏卻隱約壹絲感傷,悄悄的嘆了口氣,咽了咽口水。

上山的路有兩條,壹條在東,平緩但曲折,壹條在西,陡峭但便捷。為了以最快速度討的梨吃,西路自然是我們的首選了。其中有壹段尤其陡峭,往上爬還罷了,下山總得顛步而跑,壹路後仰身子,拼命抑制速度,但有時仍免不了付出跌倒流血的代價,所以有時就索性半躺在地上,壹步步的滑下來。那段路邊有壹個小洞,臉盆大小,聽大人說,那是墳墓,有壹個將死的人住在裏面等死。大人們或許在故意嚇唬吧,但不管妳信不信,我信了。死人、鬼怪、墳墓之類的,還是很有殺傷力的,每過那個地方,總覺有雙眼睛從洞口望出,心裏驚悚的很,洪卓立至今猶存。有壹次,我們拼了命,互相牽著手,慢慢的湊到洞口,想看看究竟有沒有人,但快到洞口,不知誰驚叫了壹聲,我們頓時魂飛魄散,四散而逃。後來想想,我似乎看見裏面比較大,當然也不能確定。今天是個機會,應該去看看裏面到底是什麽,消除壹下兒時至今的疑惑和內心深處的恐懼。然而,並不能如願,我們的車子沿著壹條雖不平坦的鄉道,繞過西路山腳,從山背徑直上了山。往下看,那條曾經的西路,哪裏還有人跡。再問問村人,的確如此,他們現在步行則在東路上山,西路基本荒廢了。想想,現在人們生活安逸了,時間充裕了,沿著東路平緩而上,既舒經活絡,又安全可靠,再說車路通天,揮揮手數數毛票,自有車可乘,何必到西路冒險。估計小洞若真住了人,也該安息了吧。

不禁感嘆,在這裏,時間與壹切相遇了吸塑時間沒了,院子小了,樹沒了,路荒了,山成記憶了。
[PR]



by yiziqin | 2014-05-08 17:52 | 記事

生活不過是為了不再孤獨而已

  生活,究竟是為了什麼。好像僅僅是出於一種本能,吃飯、睡覺、賺錢,誰能清楚解釋什麼?平日習以為常的一切,本以為理所當然,卻最難回答。

  黑夜來臨,城市的燈火通明,照亮多少人的寂寞。這夜,聚得熱鬧,散時各自淒涼。多少感受,是在一個人時不經意冒出來的,冒得突兀,冒得可憐存倉慢慢的久病成醫。

  世界在逼著我們成熟,哪怕是假裝,因為我們都害怕嘲笑的目光無情的剜過心頭。別人問“最近好嗎?”,明明是想說“不太好”,有那麼多不如意的話想說出口,結果嘴裡卻說著“我很好”,甚至在本來自己都沒有意識到的情況下,卻說得那麼的“言不由己”,那麼的“順理成章”。

  我們總是習慣緊握雙手,起初想要握住什麼,到最後的最後發現總是一場徒勞。人在悲傷的時候,想什麼都是壞的。在快樂的時候,想什麼都是好的。也許正是這樣,一個習慣在人前的快樂的人,在一個人的時候才會放肆自己的悲傷,肆無忌憚到悲傷的不能自已。面具,這是這個時代常有的詞,趨向慣性。

  追逐著一場又一場的風,好似一場虛無縹緲的夢。被人說“你怎麼那麼傻”,口裡說著“謝謝你的讚譽”卻慢慢真的很少做這些“傻事”了,理由是什麼?誰也說不上。誰能特立獨行到忘掉他我,何嘗不是一種境界?總想敲著自己的腦袋說,你想做的事那麼多,為何總能被一些不重要的話而影響?這個世界有時具有很強的干預性,明明每個人都是獨立的個體,卻常常不能有相應獨立空間。

  其實很多人或許都希望,還是曾經的那個自己,只是,回不去了,回不去那樣的心境,回不去那樣簡單的快樂,既然,回不去的過去,就讓它隨風而逝。握不住的風,就攤開手掌,有風打手心路過,終別天涯。

  認識一個人,我總是不喜歡太快與人熟絡,我喜歡那段彼此好奇卻不太靠近的感覺,是享受那種想要互相認識的感覺。就像自然的風,自然的來,自然的去。當一個人莫名對另一個人好的時候,總有人會說,他是另有所圖,為什麼非要把簡單的事想的那麼複雜?也許僅僅是對了眼緣,也許僅僅覺得這個人並不討厭,也許僅僅是順手幫個忙。為什麼一顆好心要被人無端猜忌?有沒有想過偶爾給別人的一個肯定,可以讓一個人的生活霎時充滿信心,陽光滿布Claire Hsu

  風吹草動,成長其實是件很不經意的事,你不知道在哪一刻你忽然頓悟,你不知道在哪一刻決定改變,你不知道命運的那雙大手到底怎樣安排?重要的是,在你的生命裡,那一刻,亦為轉捩點。

  歲月,怎麼過得像一聲歎息?一番折騰,無奈發現總是宿命一場。世界就像一個路人,從身旁走來走去。就像是盯著一個字看久了一樣,越看越不像,坐久了,我們都成了自己的陌生人。

  我們生來孤獨,做許多事,不過是為了不再孤獨而已。

  有夢想就去努力實現吧,生活不過是一念天堂一念地獄的意淫。

  看多了,想多了,內心的感覺,無處說,不必說,卻悄自成蹊……
Claire Hsu
[PR]



by yiziqin | 2014-05-05 10:57 | 記事

花園裡處了五顏六色的花
by yiziqin

カテゴリ

全体
牛欄牌奶粉
記事
未分類

メモ帳

最新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ライフログ

検索

タグ

ブログパーツ

最新の記事

我知道你不曾離開
at 2015-05-22 11:01
只是尋求一個擁抱而已
at 2015-04-13 12:00
我等著你
at 2015-01-29 17:29
仿佛聽到怪樹林嗚咽的聲音
at 2014-10-15 16:39
大氣卻不乏成熟的韻味
at 2014-08-08 11:52

外部リンク

ファン

記事ランキング

ブログジャンル

画像一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