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中的繾綣,一響貪歡


寒雨若冰弦纖指,輕靈,灑脫。靈魂在雨中遊動,自由,自在。蓮花開雅韻悠然,安定,寧靜。心燈照一世溫暖,亦心,亦禪。alexander hera wedding
眾生皆平等,都有一顆禪心,一個菩提身。歲歲年年,滄海桑田,餘暉繾蜷,不為紅顏,靜觀雲煙。總想把最唯美的年華,揉碎在流淌的渭水之中,借著古韻悠悠,浮華一世情長。天邊的群山,亦近亦遠,遠眺的視線,思念裡那嬌媚的容顏,隔著簌簌雨簾,凝望著天邊,草色淺淺,升騰著青煙,浮華的流年,記憶裡最美的書簽,故事中的繾綣,一響貪歡。
那一生我披頭散髮,長衫寬袖,輕靈地走進歷史,夕陽西沉,君臨天下,背倚皇城長安。呷一口渭水,歎一聲長安,那一夜清酒暢飲是我最期待的穿越。再後來,那一世我素面光頭,金光袈裟,無憂的走進佛國,靜聽佛音,夕陽依舊西沉,少了王氣,多了寧靜,寵辱不驚,坐看花開花落。吃齋念佛,打坐敲鐘,知我者謂我心憂,馬蹄蓮花開古刹。心若無物就可以一花一世界,一葉一菩提。風聲,雨聲,一世的相思。涅磐,頓悟,一世的禪鋒。 一生的懺悔串成一條佛珠,時時勤轉,從善去惡。悟者自度,阿彌陀佛,路漫漫兮。alexander hera wedding
[PR]



# by yiziqin | 2014-07-30 12:35 | 記事

不懂落花多惆悵


不知道為了什麼
一種不克制的誘惑
是顏色 是煙火
康泰對你還戀戀不捨
時間也不能淹沒
不知道為了什麼
你總比沙漠更沉默
夜漫長 夢太多
床前明月也寂寞
nuskin 香港等一場花開花落
朝思暮想 想你的容顏
紅塵裡是如此難忘
緣分只是過眼雲煙
想念是美麗的哀傷
朝思暮想 想你的雙眼
一瞬間比天涯還遠
你的愛是流水已輕狂
卻不懂落花多惆悵
不知道為了什麼
千言萬語想對你說
看著你 看著我
目光中悲歡離合
香港如新集團因為你會明白的
朝思暮想 想你的容顏
紅塵裡是如此難忘
緣分只是過眼雲煙
想念是美麗的哀傷
朝思暮想 想你的雙眼
一瞬間比天涯還遠
你的愛是流水已輕狂
香港如新集團卻不懂落花多惆悵
[PR]



# by yiziqin | 2014-07-21 11:12 | 記事

就讓它慢慢隨風飄逝吧

靜靜走在繁華的街上,城市的喧囂卻無法擾入我的胸懷,

在路邊的奶茶館駐足,nu skin 如新坐下,品一杯香濃,

抬起頭,看著人來人往,無盡思緒卻將我緊緊包裹。

緣之一字,誰人能懂,誰人能說。

無終之足,nu skin 如新不相見卻惦念,驚詫的相望,兩相望卻茫然。

忘記,是忘亦是記,念一生,夢一世,思緒滿是憂愁,

君無意其憂,想借酒消愁,nu skin 如新卻難抑此愁。

波月淼無痕,圓鏡亦無休。

那手中握不住的沙,nu skin 如新就讓它慢慢隨風飄逝吧.....
[PR]



# by yiziqin | 2014-07-09 18:20 | 記事

童年的颜色

  久居都市,已經極少見到原生態的動物了。偶爾,那些靈性的小調皮們,還是會觸動我感性的思維,試著記錄下來,讓童趣多幾份爛漫的顏色。
  三四月份的時候,媽媽會把壹些雞蛋放在壹個大大的盒子裏,在火炕上,蓋上厚厚的被子,準備孵化小雞了。孵化需要多久的時間已經不記得了。只記得小成立海外公司雞們快要破殼而出的時候,是最令人振奮的時刻。那個個溫暖的雞蛋,會先是出現壹個小小的洞,然後,壹點點地變大變大,裏面的小雞濕濕的毛,蜷縮壹團,還帶著點點的腥紅,終於從蛋殼中鉆了出來。。親眼看到壹個嶄新的小生命破殼而出,是件很激動的事情。小雞們軟軟的,柔弱地挪動縮在盒子裏,怯怯地叫著,讓人禁不住要把它們捧在手心裏.......之後,會學著媽媽的樣子,抓來壹把小米粒,撒在盒子裏,看它們稚嫩地用小嘴兒壹個壹個地啄著,嬌艷的黃,壹朵壹朵的,象壹片片稚菊花。等再稍微大些時,就會把小雞們放養在院子裏,看它們嘰嘰喳喳地聚在壹起,象是要開什麽重要會議壹樣,沒完沒了地叫著,聽上去卻不讓人心煩,很是有趣。
  
  夏天裏,趕著成群的鵝們到山坡上吃草。壹路上,特別喜歡看這些憨憨的鵝們,壹搖壹晃地走著,扭著肥厚的身子,象壹個個懷孕的小媳婦兒。它們聽話地任我指揮,排成壹溜長隊,遠遠看上去,很是美觀。偶爾,我會心血來潮發壞壹下,猛地捉住其中壹只,擒著鵝的細長的脖子,扛到了肩膀上,嚇的它會撲楞撲楞地掙紮。到了地頭上,它們會興奮地嘎嘎嘎地響亮地叫著,俯下胖胖的身體,貪婪地用扁扁的嘴巴啃著綠綠的青草。喳喳喳,壹聲壹聲,聽起來是那麽過癮,那麽富有快感。在鵝的眼裏,青草就象我們人類愛吃的大魚大肉壹樣美味吧。我會入迷地欣賞著它們的吃相,看那片片青草慢慢從鵝們那長長的脖子裏壹段段下滑,饞的自己都有點流口水,甚至幻想:辦公室傢俱要是能變成壹只鵝該有多好呵。
  
  吃飽後的鵝,要去河裏洗澡的。它們會在清清的河水裏嬉戲,交歡,潔白的翅膀不停地扇動著,大大小小的水花濺在我的身上,讓我迫不及待地跳進河裏,與它們不停地打著水仗,鵝們還是會害羞地叫著,逃避著,兩只結紅的掌,使勁在水裏劃動著,煞是養眼。
  
  餵鵝工作結束後,會順便采集壹大筐青草,帶回家去餵小兔子。八只小兔正在鐵絲籠子裏嗷嗷待哺。它們壹看到我,會興奮地跳來竄去,擺弄著長長的大耳朵,轉動著寶石樣的紅眼睛,齜著乖巧的三瓣嘴,探出籠子,呋呋呋地低叫著,用青草去招惹壹下,它們快速地咬住,拼命地往籠子裏拽呵拽呵......於是,打開籠門,把它們的大餐統統扔了進去,最喜歡看兔子們快速蠕動著小嘴兒吃草的表情,至今還清楚地記著當時的想法:這個世界上,澳門旅遊還有比它們吃飯快的動物麽/
  小兔個性獨立,但有時會很黏人,怕孤單。所以,吃好飯的兔子要出來放風。看著它們歡快地在院子裏蹦跳,有的跑到墻角找壹根幹凈的木棒磨牙;有的專心致誌地用嘴洗著腳趾;有的啥都不做,就在院子裏撒花兒,白白的毛兒,絨絨的,軟軟的,抱在懷裏的感覺好舒服呵......
  
  秋季來臨,會忙壞了那些平日裏壹直懶散的驢子,騾子,黃牛們。驢子的個子壹般小於騾子,不能讓它們背重重的東西,壹架藤蘿編的筐放在它那並不強壯的身體上,壹聲“得兒駕”,小驢子便立起毛茸茸的大耳朵,毫不含糊地往前跑;相比之下,騾子的命就苦了些,不僅要驢重東西,還要在農田裏埋下頭來,認真地拉犁,稍微不留神,嚴肅的小皮鞭就尖銳地甩在了光光的屁股上,騾子的幹勁就更實足了;只有淳樸的黃牛們,天生的壹副憨相,壹直能贏得主人的寬容,任它永遠不緊不慢地,低調地在肥沃的地裏,來回奔赴,眨著安祥的大眼睛,到地頭時,會如釋重負地牟牟叫幾聲,遠處,也會傳來同伴們理解的回音......

  冬日裏,喜歡在壹個陽光明媚的中午,跳到豬圈裏,看母豬和它的豬仔們(現在肯定不跳了,會嫌棄臭臭的味道),十幾只小豬仔,在我的撫弄下,壹字排開,且是肩並肩,小豬蹄壹只壹只地搭在同伴們的身上,乖乖地躺在地上。把它們的小肚子翻的舒舒服服的,輕輕地用手撓它們的小肚皮,豬仔們便會發出哼哼唧唧的聲音,那是它們對我的愛撫的壹種回應,那神態,那表情,那動作,可愛死了,很象特殊的豬仔儀仗隊哎。只不過,成員們的衣服還是有差異的,花的白,花的黑,看上去有那麽壹點點的不整齊。小豬仔們不願意醒來,英文中學就那樣壹溜兒睡著睡著,也不管豬媽媽正在仰著豐滿的大肚子,支撐著十幾個粉紅的大乳頭焦急地等著孩子們的唝親。就那樣自我陶醉在豬豬的睡姿裏,連滿豬圈裏的堆堆的糞土味,在當時的記憶裏,都充滿了親切的味道。
  
  前段時間,聽娘家鄰居的嬸兒說,家裏的母豬又下仔了,下了十四個。很想帶寶貝回去,讓這個城市裏長大的嬌女女去感受壹下濃郁的鄉村氣息,找壹下當年她媽媽的那份快樂的情懷。
[PR]



# by yiziqin | 2014-05-22 12:00 | 記事

時間與壹切相遇了

今日因事登的陸山。此陸山非廬山,盡管也是不識真面目,盡管也是身在此山中,但終歸不同。廬山沒有我的親戚,只有風景。

壹踏進院子,感覺這個院子遽然變小,從院墻根到房檐幾步便走盡了。曾記得這個院子挺大啊,夠我們若幹個孩童來回追逐戲耍。禁不住問姨夫,是不是院子有所變動?姨夫回話沒有,就連院墻也未曾動過。驚奇環顧,自然是沒有變動的,那斑駁的墻頭依稀還有兒時惡意破壞的痕跡,只是自己不相信眼前的變化罷了。聽見我問,幾個同來的親戚也有同感,ipad 保護套再聽見姨夫的回話,我們都有些希噓,院子沒變,大概是我們長大了。原來在記憶中也存在相對論,這種感覺不妙。
e0240800_17514590.jpg

記得那時候,這個院子有兩棵梨樹,樹好高好大,眼前這個院子應該是盛不下的,但是,那兩棵梨樹確確實實存在過。我們幾個都砸吧著嘴,都能回憶起那梨子的香甜,那個味道,假不了。為了能吃到幾個香甜的梨子,間隔幾天,我們就要不惜勞苦,爬上山來,纏著姨夫打幾個梨子吃,盡管梨子還未熟透,姨夫卻總是拗不過我們,拿根兒長竹竿,打下幾個來,然後笑著壹頓呵斥,我們便爭相撿起梨子,嬉笑著奔下山去。如今,兩棵梨樹的地方,壹邊是壹株冬青,壹邊是壹棵松樹,冬青枝冠渾圓,松枝粗放剛勁,均不失雅觀,但我心裏卻隱約壹絲感傷,悄悄的嘆了口氣,咽了咽口水。

上山的路有兩條,壹條在東,平緩但曲折,壹條在西,陡峭但便捷。為了以最快速度討的梨吃,西路自然是我們的首選了。其中有壹段尤其陡峭,往上爬還罷了,下山總得顛步而跑,壹路後仰身子,拼命抑制速度,但有時仍免不了付出跌倒流血的代價,所以有時就索性半躺在地上,壹步步的滑下來。那段路邊有壹個小洞,臉盆大小,聽大人說,那是墳墓,有壹個將死的人住在裏面等死。大人們或許在故意嚇唬吧,但不管妳信不信,我信了。死人、鬼怪、墳墓之類的,還是很有殺傷力的,每過那個地方,總覺有雙眼睛從洞口望出,心裏驚悚的很,洪卓立至今猶存。有壹次,我們拼了命,互相牽著手,慢慢的湊到洞口,想看看究竟有沒有人,但快到洞口,不知誰驚叫了壹聲,我們頓時魂飛魄散,四散而逃。後來想想,我似乎看見裏面比較大,當然也不能確定。今天是個機會,應該去看看裏面到底是什麽,消除壹下兒時至今的疑惑和內心深處的恐懼。然而,並不能如願,我們的車子沿著壹條雖不平坦的鄉道,繞過西路山腳,從山背徑直上了山。往下看,那條曾經的西路,哪裏還有人跡。再問問村人,的確如此,他們現在步行則在東路上山,西路基本荒廢了。想想,現在人們生活安逸了,時間充裕了,沿著東路平緩而上,既舒經活絡,又安全可靠,再說車路通天,揮揮手數數毛票,自有車可乘,何必到西路冒險。估計小洞若真住了人,也該安息了吧。

不禁感嘆,在這裏,時間與壹切相遇了吸塑時間沒了,院子小了,樹沒了,路荒了,山成記憶了。
[PR]



# by yiziqin | 2014-05-08 17:52 | 記事

花園裡處了五顏六色的花
by yiziqin

カテゴリ

全体
牛欄牌奶粉
記事
未分類

メモ帳

最新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ライフログ

検索

タグ

ブログパーツ

最新の記事

我知道你不曾離開
at 2015-05-22 11:01
只是尋求一個擁抱而已
at 2015-04-13 12:00
我等著你
at 2015-01-29 17:29
仿佛聽到怪樹林嗚咽的聲音
at 2014-10-15 16:39
大氣卻不乏成熟的韻味
at 2014-08-08 11:52

外部リンク

ファン

記事ランキング

ブログジャンル

画像一覧